本文作者:释弘印

依师楷模宗侍者

释弘印 2021-04-26 250


依师楷模宗侍者

(出《憨山大师梦游集》)


……越丁丑,山阴檀越以书抵清凉,属宗从事法门,因著入槽厂。宗跃然负米采薪、履水踏雪、百务惟先、日夜无隙,众皆推其精勤。

奉慈旨,求皇储,荐先帝,建大会于台山,日集万指,宗独任点茶汤,昼则周旋不失一人,夜则以余力课诵。

粤省会亦遭疫疠、骸骼蔽野。余命宗率人亲捡埋葬,不下万余。

余同龙华老人养痾于大行之障石岩,宗只身以从,百务惟勤。凡操食时必侍立,辍餐而后已。察意之可否以为忧喜,予饱亦饱,予偶不欲食,则涕泗交颐,亦终日不餐也。余每每私察,久之如一日。

经营事务,无论巨细,一切委宗,而以安桂二人为知事。予但总其纲要耳。余所经涉,无论污辱,即祁寒溽暑,奔走于风尘道路,冒生死之际者,不可指陈;而此心一念孤光未尝少易。宗辈之志愈益坚,三年如一日也。

……尔从老人几二十年矣,老人(大师自称)固未尝以一语佛法累汝,不知汝于何处见老人乎?

宗稽首曰:宗自事师以来,自知愚钝,不敢外求,上不见有佛祖,下不见有禅道,唯知作务供众生。于动静闲忙疾病祸患死生之际,只此一念:直观师心而已。是故师生则生,师死则死。

余曰:我心无相,汝作么观?

宗曰:师心若有相,弟子则无今日也!

余乃大笑而别。

阅读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