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作者:欢喜佛子

念佛著魔辩——省庵大师

欢喜佛子 2021-04-27 267
目 录
  •  (拙庵弘印略科,若有不当,谨向三宝忏悔。)
  •   一、略标魔事来由
  •   二、分说
    •   (一)教理未明过
    •   (二)善友不遇过
    •   (三)自不觉察过
  •   三、释难
    •   (一)深信力行决定往生,何藉善友、经教疑
    •   (二)《弥陀》而知念佛,不用多为疑
    •   (三)念佛得佛护念,何起魔事疑
  •   四、小结

  •  (拙庵弘印略科,若有不当,谨向三宝忏悔。

      一、略标魔事来由

      或问省庵曰:“参禅一门,全仗己力,故每多魔事。念佛则仗他力,故承佛护念,魔事不生,有诸否乎?”

      省庵曰:“唯唯,否否。夫参禅、念佛,论其难易,固有自力、他力之分。若论魔事,二俱不免。”

      或者曰:“敢问何谓也?”

      曰:“魔事之来,其由有三:一者教理未明,二者不遇善友,三者自不觉察。”

      “今夫人适千里之路,苟不按舆图,又不逢引导,复不识前路通塞,莽莽然而进,吾知其难免于错误之患矣。参禅、念佛,譬如行路。经教如舆图,善友如引导,觉察之心如识路通塞。虽两条途路,夷险不同,俱不免错误之患。”

      二、分说

      (一)教理未明过

      “参禅且置,只如念佛。或有厌平坦而好奇特者,或有舍直截而求纡曲者。或两路兼行,两路俱失者。或以途中为家舍,平地为高山者。如是错误,不可胜举,皆教理未明之过也。”

      (二)善友不遇过

      “念佛一门,极圆极顿,至易至难。只如《弥陀经》中‘一心不乱’四字,浅言之,愚夫愚妇皆可为;深言之,大圣大贤终不能过。”

      “今初心行人,或暂得轻安,自谓已得事一心者。初开浅解,复自谓得理一心者。或粗念不生,细念犹生者。或勇猛过分,精进倍常。不知外心无佛,速求取证。不达善巧方便,急欲舍身。魔鬼因之遂入其体,为疯为狂,都不觉知。此善友不遇之过也。”

      (三)自不觉察过

      “夫众生生死,以我见为本,我见不除,修行无益。

      然我见之生,根深蒂固,其萌芽发干,无处不有。是故见地高则我见俱高,工夫进则我见亦进。

      若不时时检点,刻刻提撕,则念念发生,心心增长,随逐行人,虽死不离。

      是故学人心不虚,则自不觉察。不觉察故,我见增长。少有所得,则生骄慢。讥嫌同学,诽谤行人。虽有修行,终成魔事。此自不觉察之过也。”

      三、释难

      (一)深信力行决定往生,何藉善友、经教疑

      或曰:“参禅须近明师,若无明师,须看经教。念佛只贵深信力行,既能深信力行,则决定往生,何藉善友、经教?”

      省庵曰:“是何言欤?世间小技,尚不可无师,况念佛为出生死要门,若无善友、经教,从何开发,谁为引导?《观经》下三品,皆是临终善友开发,故得往生。其上、中品则不必言矣。须知从凡至圣,由易至难,莫不以善友、经教为根本。汝不因经教,何由而知净土法门,而生信向耶?”‍

      (二)《弥陀》而知念佛,不用多为疑

      或曰:“若因经教而知念佛,则《弥陀》一经足矣,奚以多为?”

      曰:“上根则可,中、下根人,须遍阅净土诸书,备识信行愿三差别之相。加之善友警策,内以虚心觉照。庶几免于魔事,而后念佛之功可日进焉。否则不为魔事,终成增上慢人,一念不觉,遂成沦坠,其祸可胜言哉!”‍

      (三)念佛得佛护念,何起魔事疑

      或曰:“行人心既念佛,佛岂不垂护念?如其护念,魔事何从?”

      省庵曰:“念佛人果得一心不乱,则佛护念不虚。如其未得一心,或有以轻安为禅定,浅解为深悟者,随有所得,生增上慢,此则自取过愆,非如来咎。”

      四、小结

      “是故吾言善友、经教、觉察之心,三者缺一不可。而觉察之心尤为最要,不可须臾暂离。若一念不觉,则一念颠倒。念念不觉,则念念颠倒。颠倒既起,魔事兴焉。毕世工夫,一朝唐丧,可不畏欤!”

    阅读
   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