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作者:欢喜佛子

昌臻法师《净土如是说》:放下烦恼的要求:心不随境转

欢喜佛子 2021-04-26 168

昌臻法师《净土如是说》:放下烦恼的要求:心不随境转



  第二个要求:心不随境转。

  怎样才能破执著?

  一切境界不动心就行了。真功夫,什么境界现前不起心动念,不分别执着,一句佛念到底。这才叫功夫,这种人决定往生。如果六根接触六尘时,还是起心动念,分别执着,这样一天念佛十万声,这一生也很难往生。现前作不了主,你临终时靠不住呀!

  怎样才能做到“不动心”?

  先要弄清楚一切唯心造的道理,就是一切境界唯心所造,唯是一心(这个心,是指真如心)。我们所见的一切境界,实际上是自见其心罢了。

  印光大师说:“心造佛国,临终则佛国相现;心造地狱,临终则地狱相现。”所以心存正念,则佛境现前;心失正念,则六道轮回现前。心外无境,境自心生。好象我们做梦一样,梦里的境界都是我们自心显现的。晚上是做梦,实际上我们白天一样在做梦,所接触的环境、人物,还是唯心所现。因为我们的梦没有醒,而执着它,认为这些东西都是真的。一旦你醒悟了,就知道这些都是假的,就是六祖大师说的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。

  所以说“心外无法,法外无心”。那么,我们还去执着干啥?不管什么境界现前,不起分别心,不执着,都如如不动,心就不随境转了。明白了一切唯心造,心不随境转的道理,还要在日常生活中一点一滴地、反复多次地去体验。

  佛陀教育我们,要“八风吹不动”。“八风”就是:毁、誉、称、讥、利、衰、苦、乐八种境界。“不动”,就是境界现前,都不动心。毁,诽谤你;誉,赞叹你。这是当面的;称,称随你;讥,讥讽你。这是背后的;利,顺利,或得利益的事;衰,衰败的事;苦,痛苦;乐,快乐。这就是八种境界。我们在修行上下功夫,做到这八种境界现前都不动心。

  举两个公案,从正反两方面来说明。

  苏东坡写了一首赞佛偈:“稽首天中天(稽首,是顶礼;佛,又称为天中天、圣中圣),毫光照大千(佛的光明遍照大千世界),八风吹不动,端坐紫金莲(在莲台上端坐不动)。”这是他被贬之后,一天坐了禅,自己觉得“开悟”了,写了这篇偈颂,很高兴,派人过江,请佛印禅师印证。佛印禅师一看,提笔批了字:“放屁!”因为这不是苏东坡真有这种境界,只是文字般若,并非实修实证。批的字送转过来,苏东坡一看,顿时火冒三丈,觉得竟用如此粗鄙之语侮辱我!立即坐船过江,找禅师讲理。

  禅师见他来了,笑盈盈地迎接他,说道:“八风吹不动,一屁过江来。”他一下就醒悟了,赶紧回头。

  这说明了“八风吹不动”要在日常生活中,经过长时间一点一滴地修行,要有实证功夫才能得到受用。当然,在理论上懂得,也很重要,但是只靠这个是不行的。

  第二个例子:

  现代高僧,福建的广钦法师,年青时,曾在福建承天寺后山住山洞十三年。回到该寺,他认为自己福很薄,受不起供养,也不敢住寮房,要看守大雄宝殿,通宵打坐。

  隔了一段时间,监院和香灯师突然宣布:昨夜大雄宝殿的功德箱被盗。僧众好生奇怪:过去无人在大殿住,从未被盗过;现在有人打坐,反而发生了。于是,对广钦另眼相看,很鄙视他了:你住山洞十三年,其实是说一套,做一套。而他呢,既不说明自己未偷,也不分辩未见别人偷,好象自己与此无关,不闻不问,神态自若。

  过了七天,监院才当众宣布:功德箱没有被盗,之所以说这件事,是为了考验广钦法师。

  现在看来,他住山洞十三年,确实有真功夫!这真算得上“八风吹不动”,他破了我相、人相,自然就不执着于我了。你们怀疑也罢,讽刺也罢,与我无关。这说明,这种功夫很难做到,但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本来外境是空的,我们听到讽刺,之所以冒火,认为那个是真的嘛!我们应该在日常生活中从这里下手,去掉种种执着。

  我们要去掉攀缘心。

  我们凡夫对过去、未来、现在的东西,都放不下,产生种种的攀缘,因此增加了无穷无尽的烦恼。对过去的事总爱回忆它、留恋它、惋惜它;对于未来的事总是作种种的猜想、考虑、计划;对当前的事又看不破、放不下,总是挂在心上。这些都是攀缘。

  过去、未来、现在,叫三世。如果把这三世都断了,就没有轮回了。因果贯通三世嘛。我们把过去心、未来心、现在心都放下了,就不随境转了,就不受一切事物的影响了。做到这一点,我们内心就清净,念佛就能相应了。

  这是讲的放下烦恼的第二个要求:心不随境转。

  (摘自上昌下臻老法师开示文集:《净土如是说》)

阅读
分享